新时代“文化自信”与中国武术的“再出发”

新时代“文化自信”与中国武术的“再出发”

王岗1陈保学1,2马文杰1,3

1.武汉体育学院武术学院,湖北武汉  4300792.怀化学院体育学院,湖南 怀化  4180083.南京工程学院体育部,江苏南京  211167

 

王岗,陈保学,马文杰.新时代“文化自信”与中国武术的“再出发”[J].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18,41(8):9-16.

 

收稿日期:2018-07-03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项目编号:17ATY011);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项目编号:14BTY076)。

作者简介:王岗,教授;博士;博士研究生导师,“楚天学者”特聘教授,研究方向武术文化。

 

摘要:今天的中国正处在“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目标”的新时代。也因此,对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最典型代表之一的中国武术,我们也更应该站在“文化自信”的立场重新思考和发现制约其“发展繁荣”的问题以及实现其“大力弘扬”的战略谋划。正是基于这样崭新的历史方位,我们提出了中国武术的“再出发”研究命题。研究通过文献资料的查阅,在历史学、文化学、社会学等学科理论的指导下,综合运用比较研究、逻辑分析等研究方法,结合新时代“文化自信”的方法论对中国武术“再出发”理路进行了研究。认为:“文化自信”是新时代中国武术“再出发”的行动指南、实践依据;恪守“文化自信”的立场,是保障中国武术“再出发”健康前行的基石;深思“文化自信”的意涵,是创设中国武术“再出发”巨大空间的保障;践行“文化自信”的实现,中国武术“再出发”必须从“再发现”起航。研究提出了,践行“文化自信”的实践,中国武术的“再出发”的战略构想。并强烈呼吁:以文化是民族的根和魂的意义价值为引领,牢固树立保“根”护“魂”的中国武术发展决心和信念;通过强化中国武术发展的“文化意识”,构筑起中国武术发展的文化之路;通过深挖中国武术的“源”,搭建好通往新时代中国武术责任担当的“梁和桥”。唯有如此,新时代的中国武术发展才会更有魅力,更有价值。

关键词:新时代;文化自信;中国武术;再出发

"Cultural Confidence" in the New Era and "Re-starting" of Chinese Wushu

WANG Gang1CHEN Baoxue1,2MA Wen-jie13

(1.School of Wushu,WuhanSports University, Wuhan430079, Hubei,China2. College of Kinesiology and Health ScienceHuaihua University, Huaihua418008, Hunan, China3Nanjing Institute of Technology,Nanjing ,211167 ,Jiangsu China)

Abstract: Today China is in a new era of "closer, more confident and more capable than at any other time in history of achieving the great rejuvenation of the Chinese nation". Therefore, for Chinese Wushu, one of the most typical representatives of China's outstanding traditional culture, we should also rethink and discover the problems that constrain its development and prosperity and realize its strategic plan of vigorous promotion from the standpoint of cultural confidence. Based on such a new historical orientation, we put forward the research proposition of "re-starting" of Chinese Wushu. By the methods of literature review, comparative analysis and logic analysis, under the guidance of theories of history, culture, and sociology, etc, combining the methodology of cultural confidence in the new era, this study analyzed the Chinese Wushu "re-starting" approach. The study concluded that cultural confidence is the action guide and practical basis for the "re-starting" of Chinese Wushu in the new era. Adhering to the cultural confidence position is the cornerstone for ensuring the healthy enthusiasm of Chinese Wushu. Deeply pondering the meaning of cultural confidence is the guarantee for creating a huge space for Chinese Wushu to "re-start". In the practice of cultural confidence, Chinese Wushu "re-starting" must start from "rediscovery." The study put forward the practice of cultural confidence and the strategic concept of “re-starting” of Chinese Wushu. And study also strongly appealed that we should firmly establish the determination and belief of th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Wushu to protect the "root" and the "soul" under the guidance of the significance and value of culture as the root and soul of a nation; should build the cultural road of th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Wushu by strengthening the cultural consciousness of th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Wushu; and build a "bridge and beam" which leads to the responsibility of Chinese Wushu in the new era by digging up the "source" of Chinese Wushu. At the end of the article, it is pointed out that only in this way will th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Wushu in the new era be more attractive and more valuable to be worthy.

Keywords: New era; cultural confidence; Chinese Wushu; re-start

 

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1]]这个新时代,是中国社会全面发展,奋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时代,是我国日益走进世界舞台中央、不断为人类作出最大贡献的时代。也正是这个时代的到来,我国的各个领域、行业,甚至是学术研究都开始关注、践行并提出了“再出发”的理论命题。就2018年中国知网上1-6月份刊登的有关“再出发”的学术文献就多达近1000篇。可见,关于进入新时代的“再出发”的相关研究,已经成为学者最为关注的研究问题。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提出“新时代“文化自信”与中国武术发展‘再出发’”的理论命题,试图为开启新时代中国武术发展新征程,走向新台阶,提供些许的学术和理论支持。

因为,作为文化的中国武术在新时代来临之后,已经走进一个前所未有的良好发展环境之中,遇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这一点,在著名学者邱丕相先生那里是这样认为的:“中国改革开放进入一个新时期、新征程。国家取得的成就令人振奋、自豪、自信。回眸中国武术的历程,正赶上国家的新起点,健康中国和传承优秀文化工程都将使武术大放异彩”[2]。的确,对于进入新时代的中国武术而言,今天应该是走进了最好的时代。贯穿于“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的“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已经为中国武术的“再出发”不仅提供出了理论指引,并且还指明了“再出发”的方法论纲领指导。这其中“文化自信”更是新时代中国武术“再出发”的行动指南、实践依据。

 

1  深思“文化自信”的意涵,是创设中国武术“再出发”巨大空间的保障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场合谈到中国传统文化,表达了自己对传统文化、传统思想价值体系的认同与尊崇。201554日他与北京大学学子座谈,也多次提到核心价值观和文化自信。习近平在国内外不同场合的活动与讲话中,展现了中国政府与人民的精神志气,提振了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

中国武术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之一,在新时代的国家战略发展中已经拥有了固若磐石的国家地位,已经具有了强大的优秀文化核心竞争力。如何巩固好这种固若磐石的国家地位,捍卫好中国武术所拥有的优秀文化核心竞争力。我们武术管理者、武术从业者,都必须鲜明地高举“文化自信”的发展旗帜,深刻思考、研究和解读“文化自信”所折射出的时代内涵与价值意蕴,进而从中找寻到它给中国武术“再出发”带来什么新的机遇与空间。

从“文化自信”立场出发,对于中国武术的“再出发”的战略规划和顶层设计,我们不能再将中国武术发展追求的目标单一化为“成为一项优秀的民族传统体育项目”,不能再将中国武术国际化发展目标只锁定在“成为奥运会项目上”。习近平新时代的“文化自信”理论和思想,已经为中国武术的“再出发”打开了一扇可以释放更大能量,发挥更大价值和作用的大门。这个大门的打开,必将使“委屈了太久”“憋屈了太久”的中国武术拥有了“找回自我”“释放自我”成为可能和必然。这种“可能”和“必然”,不是凭空的遐想,也绝对不是守陈的延续。而应该是建立在对新时代“文化自信”深刻地理解和贯通基础上的重新开启。这种理解和贯通,应该是建立起中国武术发展的“再出发”必须要有“从体育走向文化”的决心和勇气,必须要拥有视中国武术为“大文化”“最优秀文化”的自信立场。因为,对于中国传统文化而言,中国武术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集群中,其蕴含中华文化因子最多,其融入中华文化业态的范围最广。这一点,我曾撰文指出:“中国武术的文化形态是通过一种世界公认的身体语言来阐述和诠释着中华文化,而这种文化的文化内核则几乎涵盖了中华文化的所有文化因子,并通过身体文化来阐明这种文化的深层价值,折射出民族性格和生活态度以及生活方式”[3],也因此,从新时代“文化自信”的核心意蕴出发,中国武术文化是最具有中华文化的最“本质”特性的。中国武术对于文化自信,是可以体现和展示出“文化自信”所具有的“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文化地位;是可以折射并蕴含“文化自信”所具有的“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 的文化内核。

所以,对于中国武术的“再出发”,我们必须全面系统地领会“文化自信”的“言中之义”,深刻挖掘“文化自信”给予中国武术发展的新视域、新领域、新空间。将中国武术的优秀成果视为一种中华文明成果来审视;将中国武术的文化形态视为一种传统优秀文化形态来传播;将中国武术体系视为一种科学的知识体系来传承;将中国武术技术视为一种健康的身体行为来推广。并在此基础上,将中国武术的“再出发”“再发展”的问题上升到习近平指出的“文明特别是思想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无论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民族,如果不珍惜自己的思想文化,丢掉了思想文化这个灵魂,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是立不起来的”的高度,来理解和重视中国武术的发展。

必须从“思想文化是民族、国家的思想之魂,思想文化、价值精神的彰显和强盛,是新时代伟大梦想的精神支撑”的层面,来设计构筑中国武术“再出发”时间表和路线图。如果“我们再一意孤行的坚持中国武术的全面体育化、目标奥运化的发展,中国武术的发展只能是离我们的本意越来越远”,也可以说离新时代“文化自信”对文化发展的期许和要求目标越来越远。

所以,在这里应该提倡在中国武术“再出发”的理论探讨中,深思“文化自信”的意涵,才是保障创设中国武术“再出发”巨大空间成为可能,并逐步实现其价值意义函化的基石。因为,中国武术拥有着深厚的文化传统,它博大精深、源远流长、魅力独特,且形成了富有独具特色的身体文化体系和思想体系。这些技术体系和思想体系,有利于新时代“文化强国”建设,有利于“一切为了人民”,有利于“健康中国”建设。

 

2  恪守“文化自信”的立场,是保障中国武术“再出发”健康前行的基石

回眸中国武术近百年的发展,使我们感到最为羞涩的问题,就是我们始终没有对中国武术的文化意义和价值,有过坚定的“文化自信”态度和立场。这种羞涩和尴尬在中国武术近百年的发展历程中可以说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尽管,我们也曾经在过往的文化交流、文化论争、文化融合过程中,闪念过对于中国武术文化的自信态度和立场,但都因长期以来“我们始终在走一条“以西变中”“以西化中”的文化改良之路”,而使得中国武术逐渐地失去了文化主体地位。这种主体地位的弱化,甚至可以说是丧失。一方面应该说与我们国家近百年发展的历史密切关联;另一方面,则来自我们中国武术发展过程自身问题的存在。等等这些问题,今天看来就是“文化不自信”的问题。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也有过对中国武术充满“自信”的文化呐喊:中国武术不是中国体育项目的五十分之一,应该是中国体育的二分之一”(李梦华先生语);也有过对中国武术充满“自信”的文化科学论断:“武术属于体育,但高于体育”(伍绍祖先生语)但我们的确没有向今天这样,将中国武术的文化地位提升到国家意志层面,提高到民族文化血脉的地位上来看待接续问题,提升到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行列中来寻求发展道路。而更多地是将中国武术作为一种雷同于西方体育运动项目一样的“东西”,来看待、来改革、来发展。以至于出现了“回顾一个世纪以来的中国武术改良和发展。我们只选择了对中国武术发展的‘体育’思考,我们根本没有从文化出发来考量它的发展问题”[4]

这一点,在习近平关于“文化自信”的理论提出来之后,中国武术的国家地位在“文化”的意义上得到了显著的提升、确立和改善,从“体育”走向“文化”的中国武术发展大幕豁然开启。

2017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颁布的《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文件中,就有集中的强调。该文件尽管是以优秀传统文化为“核心词”,但与中国武术有深度和直接关联的“字词句”在文件的每个部分都有体现和强调。特别是这些“推动民族传统体育项目的整理研究和保护传承”;“发展传统体育,抢救濒危传统体育项目、把传统体育项目纳入全民健身工程”;“推动中外文化交流互鉴……支持中华医药、中华烹饪、中华武术……等中华传统文化的国际化传播”等内容和文字出现,更是对处于发展“窘境”的中国武术,注入了一针激活魅力,唤起活力,强化动力的“强心剂”。这个强心剂,在我看来就是习近平新时代理论体系中贯穿“五位一体”“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实践过程中的“四个自信”理论与思想。这其中“文化自信”的提出,更是成为拯救中国武术生命存续的一剂良药妙方。

因为,习近平新时代的“文化自信”是对新时代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文化上作出的理论应答,是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的最新发展。“它不仅对文化自信概念、对象、动力、地位、作用等作出了新的阐释,而且从文化建设规律的高度,科学回答了新时代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等重大理论与实践问题,体现出鲜明的时代意蕴”[5]。这一重大理论与实践问题,正是求解中国武术发展“困局”的一把金钥匙;这一时代意蕴,为中国武术“再出发”注入了新的生命意义,指明了新的发展路径,确立了新的发展目标。

所以,在这里我们提倡在中国武术“再出发”的理论探讨中,恪守“文化自信”的立场才是保障中国武术“再出发”良性健康前行的基石。“文化自信”立场的强化和恪守,就是要我们坚信:产生于中华民族历史长河中的中国武术,是中国人特有的身体运动方式,是具有浓郁中华风情和文化品位的,是有别于世界其他体育形式文化模式的。简言之,它是我们民族身体文化的根和魂,体现出了中国人对宇宙运行的独特思维和精神情怀的。

 

3  践行“文化自信”的理论,中国武术“再出发”必须从“再发现”起航

对于新时代中国武术的“再出发”,实现在文化交流、交融和社会进步发展进程中的“文化自信”,从学理上来看,其最为艰难的问题应该说是我们对“中国武术是什么”还没有很好地搞清楚。《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中所提出的“深入阐释文化精髓”的重点任务,仍是中国武术“再出发”必须要应答好、践行好的重点任务。基于此,我们提出:实现中国武术“再出发”新征程的新目标、新任务和新使命,必须从对中国武术文化的整体“再发现”出发。因为,对于中国武术而言也正是没有整体厘清中国武术究竟是什么样的“文化样式”的问题,才导致了了我们在学习“西方”、效仿“奥运”的过程中屡屡遭到发展上的重创。

由于,“近代以来,中国人民在精神上一直被西方碾压与鄙视,中华文化的价值先进性和中华民族的精神独立性受到了严重影响,进而导致了人民产生严重的文化自卑心理,造成中华民族精神失落与中国价值的被贬损与遗弃”5。正是这种被贬损、被遗弃,使得我们对中国武术文化的除去“体育价值”之外的“其它价值”根本不去思考、不去挖掘,更不用说是继承和发展。体育价值的被发现我们做的很好,但体育之外的中国武术价值我们却知之甚少,甚至知之不清、毫无所知。这应该就是导致中国武术近年来发展处于“盲人摸象”的根本原因所在。所以,在新时代的中国武术“再出发”起航远行之起点,对于“深入阐释文化精髓”的新时代所提出的文化责任和使命,我们必须要接下来,并在再出发之际能够做好它。因为,“从一定意义上而言,中国武术的体育属性只是它文化属性中的部分属性,中国武术还有其它属性。如:它的文化性、它的艺术性、它的教化性等等”4

对于这些中国武术文化内在的多元文化特性和价值的被遮蔽,应该说基本上都是我们自己的错。这种错就如同张江教授撰文所指出的“回眸百年历史,我们体会到,当代文论的缺陷和遗憾同样很多。一些基础性、本质性的问题,给当代文论的有效性带来了致命的伤害”[6]一样,中国武术的百年“体育阐释”,也同样给当代中国武术的认知和传播带来许多缺陷和遗憾。也存在着一些基础性、本质性的问题,我们还没有搞清楚,还没有搞明白。所以,时至今日的中国武术被学者认为是走进了一个“主体性困境”[7]的牢笼之中。其对中国武术发展过程中的“完全体育理论”的“场外征用、主观预设、非逻辑证明、反序认识路径”等做法,今天看来的确成为了捆绑中国武术的 “理论探究”“制度制定”“道路选择”的精神枷锁和方法羁绊。这一点就如张江教授批判西方文论理论中指出的,它只是“从一个角度切入,集中回答核心的焦点问题,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不求完整,不设系统,以否定为基点澄明自己的话语”6的范式一样,这种范式只有利于中国武术“部分价值功能”的挖掘、发展和弘扬,“但弱点也是致命的”。这个致命的弱点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武术的在大众心里的认知受限、研究者的理论视域、决策者的顶层设计,等都会因此原因而使得中国武术的发展走进“单一化”和“碎片化”的生存境遇中。

所以,在我们寻求中国武术“再出发”正确路径时,做好“大众认知”受限的矫正工作,服务好“决策者”顶层设计的理论需求,对于中国武术文化的“再发现”尤为重要。并且,这种“再发现”应该紧紧围绕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的“深入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结合时代要求继承创新,让中华文化展现出永久魅力和时代风采”1为引领,做好中国武术文化的“再发现”。在这里,我建议大家还是要重温和谨记费孝通先生的那句寄语并以此为指南,做好中国武术“再出发”的“再发现”。这个寄语就是:“作为中华民族的成员,我们有责任先从认识自己的文化开始,在认真了解、理解、研究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参加现代中华文化的创造,为新世纪人类全球的文化建设积极准备条件。”[8]

因为,就文化自信而言,只有我们做好了对中国武术文化的“了解、理解和研究”,我们才能更好领会中国武术文化的内涵、清楚中国武术文化的精髓所在。才能更好地对中国武术的发展做好科学、高效、正确的发展规划和实施路径。

 

4  践行“文化自信”的实践,中国武术的“再出发”战略构想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文化建设。习近平总书记着眼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坚定文化自信、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发表了一些列重要讲话,深刻阐明了文化建设一系列战略性、全局性、根本性的重大问题,为文化发展改革指明了前进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也因此,在走进新时代的中国形成了“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强盛,总以文运昌隆、文脉相续为强大支撑和重要标志”[9]的科学共识。这一共识,正在成为社会主义新时代中国社会发展根本遵循,引领着我们国家“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实践。基于此,我们认为走进新时代的中国武术“再出发”的顶层设计,必须以习近平新时代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为引领,必须以习近平新时代的文化发展论纲为指导,来为中国武术“再出发”举旗定向,注入新活力、打开新天地。对于中国武术新时代的“再出发”而言,就是要求我们建立起中国武术发展的新的节点,这个节点背景在于我们拥有了“文化自信”的文化底气,有了“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国家立场。概言之,新时代的中国武术“再出发”不是否定已有的发展成果,而是要在中国武术是优秀传统中华文化的认知形成共识的基础上,思考中国武术的发展问题。更为主要的是“再出发”不是放弃中国武术“体育化”之路的发展,而是要我们对是中国武术的体育化成果进行当下的反思和自省。这种反思和自省,应该是建立在如何选择一条更符合中国武术文化特色的体育化之路的反思和自省。也就是说,中国武术的“再出发”,不只是从“体育立场”出发,而应该是在深思和发现“体育立场”的文化意蕴之后,深挖中国武术作为体育文化的多元化价值,并在评估其价值意义和内涵基础上,放大中国武术文化的价值功能。使其更取向于“文化立场”,更取向于“民族立场”。这一点,应该说就是对“文化自信”精髓中的“要坚守中华文化立场”的坚决贯彻和执行。

4.1从“根”出发,守住中国武术内在的“魂”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根”和“魂”,是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和精神家园,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是中华民族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跟、坚定文化自信的坚实根基和突出优势”。这是习近平总书记面对中华传统文化发展现状所做出的科学论断。这一科学论断可以说直指时弊、掷地有声。它不仅回答了为什么要传承和弘扬传统文化的价值和意义,而且也揭示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新时代文化建设的内在关联,还强调指出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新时代中国社会发展中亘古不变的地位、价值和作用。等等这些理论阐释和所形成的科学论断,对于中国文化的当代发展具有纲领性统领性指导意义和价值。所以,在新时代中国武术“再出发”“再起航”的当下,我们必须达成传统武术是中国武术之“根”和“魂”的共识,必须树立中国武术“再出发”必须从“根”出发,才是保障我们很好守住中国武术之“魂”不二法门的坚定信念。反之,我们的“再出发”仍无意义和价值可言。

因为,在过往的一百年时间里,中国武术的发展离开它的“根”太远了,离开它的“干”太远了。所以,使得今天中国武术的发展受到了很多的“诟病”。使得中国武术的“生命体征”总是呈现出“波澜起伏”的极度地不稳定生命状态。这一点在诸多学者教授那里是这样描述中国武术发展窘境的:

-----著名体育社会学家卢元镇先生撰文指出:“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中国武术忽而备受欢迎,忽而饱尝骂名,苦于徘徊。以往的几十年中,在“民族”与“传统”两面大纛下,中国武术则备受学界关注, 但现行体育体制在是否接纳它, 以及如何接纳它等问题上一直存疑, 在高度政治化的中国竞技体育棋局中, 它一直处在边路“小卒”的位置上, 食之无味, 弃之可惜。”[10]

----中国武术九段著名武术教授门惠丰先生曾直言指出:“近代以来,中华民族被帝国主义侵占国土,加上文化侵略、政治渗透,使得我们很多国民崇洋媚外,对本民族的好东西视而不见,认为只有外国的才是好东西,这种思想一直延续到现在,以至于有些人觉得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只要是外国来的就是最好的。武术也受到这种思想的影响,以致发展艰难。[11]

----中国武术九段著名武术家、教育家邱丕相教授就曾撰文指出:“应当对传统套路的技术加以继承和研究,尤其在劲力和方法上应更深入地学习和钻研。挖掘和整理传统技艺绝不是权宜之计,最终是为了发展和创新。列宁说过“文化是有继承性的”,自选套路不能造空中楼阁。只有认真地学习和研究挖掘整理的可贵成果,发展创新,长拳技术才会既充实,又有生气。”[12]

----还有学者认为:中国武术经过60年发展,已经走进了一个多元化发展的阶段。这个阶段的显著特征就是[13]:“传统武术”与“现代武术”已经有了明显分界。这种分界直接导致了两种武术形态之间的差距加大,两种武术形态从业人员的隔阂产生(特别是年轻的武术人)。使得“传统武术”与“竞技武术”之间呈现出一种老死不相往来的“母子关系”,阻隔了中国武术竞技、文化的血脉相通。“近代武术被动体育化是历史的选择,其结果则是传统武术的精髓未能高度浓缩而被稀释、肢解,从而导致现代武术的发展在“打练分离”道路上愈演愈烈。当前,武术的发展需要将传统武术与时代发展相融合。既要保持传统武术的文化性,也要顺应世界搏击运动的历史潮流。”[14]

以上这些具有建设性和反思性建议和意见,应该是直指中国武术发展的核心问题。这个问题在今天看来就是我们在对中国武术近几十年的现代化改良与发展过程中,“忘记了本来”,遗弃了“根脉”,基本采取了“嫁接修剪”的方法。并且这种嫁接与修剪、改良与创新基本上是没有考虑中国武术与参照体之间的差异问题,基本上忽略了中国武术从哪里来的问题。也因此,导致了从历史走来的博大精深、枝繁叶茂的中国武术,在今天只留下“肌体瘪枯”“肌肉萎缩”的生命状态。

新时代改变中国武术发展的“根不稳”“叶枯萎”的现状,我们必须高举“中华传统优秀文化是中华民族之‘根’和‘魂’”的理论大旗,在做好中国武术“再发现”的基础上,正本清源,不忘本来,延续血脉,从“根”出发,强化“保魂”意识,践行“守魂”行动,才应该是新时代中国武术“再出发”时必须秉承和坚持的原则。这里的“根”是历史留给我们的传统,这里的“魂”是深藏在传统里的中华智慧、中华精神和中华价值。这一点,不论是在中国武术的体育化创新性发展,还是体育化创造性转化过程中,我们都应该牢固坚守和恒久秉承。

4.2从“文”深入,扩大中国武术前行的“路”

对于中国武术的“再出发”,在我们坚守“文化自信”立场的同时,一定要对中国武术的发展道路,释放到更加广阔的领域,将中国武术的发展的问题提升到文化意义上来。那种将中国武术发展的问题只局限于在“体育事业”中的发展规划和设计,显然是一种“绻翼自囿”的文化行为。应该说正是这种“绻翼自囿”的文化行为,导致了我们发展了几十年,甚至是一个世纪的中国武术发展,无奈地走进了问题时代。尽管,我们也尝试着让中国武术解放手脚、松套前行,并有过多次的务实改革、创新行动和发展推进。

----最具有历程里程碑意义的大事应该首推1982年召开的“全国武术工作会议”。就这一会议意义和价值在张山先生的口述史研究文章中是这样提及的:“从1981年准备了一年多,1982年就开了全国武术工作会议,是解放后第一次武术工作会议,当时称作是里程碑的会议,徐才做的报告,李梦华做的总结。提出了很多问题,把武术挖掘的工作提上日程,把武术推广工作提上日程,把散打的事情定下来……总共提了十来个问题。所以1982年的武术工作会议内容还是很丰富的”[15]

----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武术第二次起航,应该首推1990年的国际武术联合会的成立。有研究者认为:“自1990国际武术联合会在北京成立以来,如今的国际武术联合会的会员已经从最早的38个国家发展到了150个国家,并在不断地发展过程中逐渐地从东亚文化圈覆盖整个世界……就这一点来说,中国武术‘走出去’的速度是快捷的,也是值得称谓的”。[16]

----中国武术的再次重整出发,应该说是遭遇2008年入奥“成为奥运项目”梦想的破裂之后的事情了。这个标志性事件就是:在2011年,在全国武术协会主席秘书长联席会议上,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提出了新时期中国武术发展的宏观指导思想---“大武术观”。“这是从中国武术正面临的生存环境与时代背景出发,国家武术主管部门制定出的一项‘时代性’‘科学性’的发展规划和行动指南。其作为武术在新时期发展规划中的核心理论和指导思想,‘大武术观’具有着高度的‘宏观性’、高度的‘统一性’以及高度的‘协调性’”[17]

等等这些,发生在改革开放之后的围绕着中国武术发展所制定和实施的一系列举措,的确对实现中国武术价值意义的重启、开拓和发展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也是不容置否的。但问题的关键却在于走进新时代的中国武术发展,如何能够满足中国社会发展总体目标的要求走进“强起来”的时代,已经到了必须做出应答的时候了。深刻领会“强起来”的意义和蕴含,消解在体育领域“站起来、富起来”的自满,从“文化”意义出发,扩大中国武术发展多元化的路径选择和实施,应该才是新时代中国武术发展的正确选择。

几年前我曾撰文指出:“中国武术不是简单意义上的‘身体运动’,更不是纯粹的‘运动项目’,它有自己的、区别于其它身体文化的一个灵魂。这个灵魂不是‘体育’,更不是‘运动’,而是‘文化’,是一个极其具有生命力的文化。所以,摆脱中国武术当下发展的体育窘境,从‘体育’走向‘文化’,找回中国武术的文化话语权,保持中国武术自身文化的主体性,才是中国武术发展的最佳选择。[18]

因为,根据“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现代性应当是整体”[19]的科学论断,“强起来”的中国武术发展目标的实现,到了必须拒绝“片面的体育现代性”发展的时候了。中国武术发展不能只停留于“片面性的体育化”发展场域之中,扩大空间、发掘领域,全面地实现中国武术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唯有从“文化的全面性”出发,才是正途。

因为,走进新时代的中国武术,已经不再只属于“体育事业”的范畴,已经不再只单单属于“体育部门”的管理,而是应该属于“从部门战略到国家战略”[20]的全面性战略谋划。党的十八大之后出台的国家文件,已经为全面性发展中国武术做好了制度上的理论架构和政策保障。《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中“中华武术”一词的多次出现,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领》中“传统体育”“中华武术”“太极拳”一词的频繁出现,也是一个有力的佐证。

4.3 从“源”出发,构筑中国武术发展的“桥”

中国武术是大文化,大文化的发展需要有大空间去施展。对于走进新时代的中国武术发展,只将中国武术发展的领域、视域和目标规划在体育的范畴,咬定在“成为奥运会项目”不放松的问题上,应该说是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主要矛盾发生变化的大背景、大的社会需求、大的文化使命与责任是不吻合的。也就是说,在我们全面地进入新时代后“再讲中国武术进入奥运会”和“再讲服务奥运金牌战略”,就如同新时代只讲“物质文化需要”、只讲“落后的生产力”[21]一样,显然和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的科学论断“不在一个频道”上。新时代的中国社会各项事业的发展,人民群众的愿望和要求,已经对优秀传统文化的发展期许了更多的愿景。这个美好愿景的实现,迫切需要我们在“文化自信”的立场坚守中,深挖中国武术“这口井”,深掘中国武术“这个矿”。在此基础上,开渠放水、修道拉矿。使中国武术“这口井、这个矿”发挥出最大的社会价值和意义。

我们再也不能只将中国武术发展的问题“锁定在成为奥运会项目”的目标上,必须要有“以武为井”开源出水的新思路,必须要有“以武为矿”深挖资源的新布局。在践行“文化自信”的实践过程中,“发掘中国武术多元化功能和价值,拓展中国武术新的存在空间。让中国武术从体育的藩篱中解放出来。”[22]从新时代传统优秀文化所应承担的文化使命和责任担当出发,探“源”挖“矿”。做好中国武术“源头水系”的文化厘清,做好“矿产资源”的属性检验,并在此基础上架构起中国武术文化新的价值和作用框架。作为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中国武术与其它的中华文化一样,也是“一只看不见的巨手,能够在人们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过程中创造生产力、提高竞争力、增强吸引力、形成凝聚力,转化为强大的力量”[23]。这一点应该说已经在体育界和武术界形成了共识。

进入21世纪之后,中国武术的“大文化”特质,更是形成了理论上的高度认同。这种现象在费孝通先生所提倡的,“我们现在对中国文化的本质还不能说从理论上认识清楚……我们中国文化里边有许多我们特有的东西,可以解决很多现实问题、疑难问题。现在是我们怎样把这些特点用现代语言明确地表达出来,让大家懂得,变成一个普遍的信息和共识”[24]的“发现文化”“阐释文化”的理论影响下,我国著名体育社会学家卢元镇教授就撰文指出:“中国武术是一个多元化的文化丛体。我们称它为‘文化丛体’,是因为它以多个触角与哲学、军事、教育、医学、养生、竞技、娱乐、休闲、民俗等相关联,具有跨领域、跨学科、跨人群的性质,它不仅仅属于体育”[25];我国著名武术教育家邱丕相教授也曾撰文指出:“从严格意义上武术广泛的功能和社会价值,体育不能涵盖它的全部,武术作为体育项目的组成部分,应称其为‘武术运动’”[26]

概言之,中国武术是大文化的理论共识在今天已经形成。只是在过往的几十年里,我们根本没有做好对它有过“文化意义上的呵护”,进行过“深邃价值的挖掘”。也因此,对于走进新时代的中国武术文化发现,文化规划、文化创新和文化转化,我们再也不能让“绝对的体育认知”遮蔽了我们认知中国武术的双眼;再也不能让中国武术独大的“体育形态”挤压了武术的生存空间。中国武术的生存空间,还应该有很多空间可以施展,还应该有很多源头需要梳理清晰,还应该有很多渠道可以发挥其内隐的价值和作用。因为,“武术属于体育,但高于体育”;“武术作为体育项目的组成部分,应称其为‘武术运动’”;“武术是一个多元化的文化丛体,它不仅仅属于体育”;今天应该说已经达成了共识。释放中国武术的本能,新时代已经为它搭好了平台,构筑起了空间。

中国武术是大文化,大文化应该有大空间,有大作为。这个大空间在新时代,这个大作为在“为了谁”。将中国武术的“源头”和“为了谁”的新时代文化使命勾连起来,搭桥筑路,做好“武术+”的科学谋划,才应是新时代中国武术发展的正确选择。只有这样,中国武术才可在“文化强国”,“体育强国”战略实施过程中,发挥其最大的文化力量;才能为真正践行好“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服务好“健康中国”的“中国梦”实现尽职尽责;才可为中国武术在新时代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筑好基,铺好路,搭好桥。

因为,在众多的中华优秀文化从群中,中国武术所具有的创新性发展的元素最具活力,所具有的创造性转化的元素最为丰富。

 

5 结束语

对于走进新时代的中国武术发展问题的研究,我们还有很多理论和实践问题需要思考和深究。从新时代习近平的“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是更基本、最深沉、最持久的力量”的理论思想出发,对于中国武术的“再出发”的思考,我们必须牢牢恪守“文化自信”的立场,深刻理解“文化自信”基于中国武术“再出发”的意义蕴含,做好对中国武术“再发现”的理论挖掘。在此基础上,以文化是民族的根和魂的意义价值为引领,牢固树立保“根”护“魂”的中国武术发展决心和信念;通过强化中国武术发展的“文化意识”,构筑起中国武术发展的文化之路;通过深挖中国武术的“源”,搭建好通往新时代中国武术责任担当的“梁和桥”。

唯有如此,新时代的中国武术发展才会更有魅力,更有价值,才能无愧于这个伟大的“文化自信”时代。才能实现中国武术在体育领域的从走进来、站起来,到富起来、强起来的美好愿景和目标。

 

参考文献:

 

[[1]] 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

[[2]] 王岗.解密与发现:中国武术的核心竞争力研究[M].北京: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20171.

[[3]] 王岗.中国武术走向世界的文化品牌[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2-02-04(B05).

[[4]] 王岗.消隐与回归:中国武术发展的批判与反思[M].北京: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2017205.

[[5]] 刘波.习近平新时代文化自信思想的时代意涵与价值意蕴[J].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8131 (1)97-104.

[[6]] 张江.强制阐释论[J].文学评论,2014(6)5-18.

[[7]] 金玉柱,王岗,李丽.中国武术主体性困境与重建[J].首都体育学院学报,2017(2)128-131.

[[8]] 费孝通.中国文化的重建[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191.

[[9]] 高国庆,哈南.历史性跨越:文化改革这五年[M].北京:中国言实出版社 ,20171.

[[10]] 卢元镇.中国武术竞技化的迷途与困境[J].搏击(武术科学)20107(3)1-2.

[[11]] 张璐平,郭发明,赵光圣,等.门惠丰教授访谈录[J].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1841(4)131-137.

[[12]] 邱丕相.武术初阶[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1271.

[[13]] 王岗.思考与争鸣:对中国武术发展的边走边思[M].北京: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2017177.

[[14]] 李印东,刘永.武术技术创新与发展的思考[J].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1740(12)133-138.

[[15]] 阴晓林,赵广圣,郭玉成,等.张山先生访谈录[J].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1841(4)132-130.

[[16]] 冉学东,王岗.对中国武术文化走出去战略的重新思考[J].体育科学,201232(1)71-76.

[[17]] 王岗.消隐与回归:中国武术发展的批判与反思[M].北京: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2017240.

[[18]] 王岗,张大志.从“体育”走向“文化”:中国武术当代发展的必然选择[J].成都体育学院学报,201339(6)1-7.

[[19]] 陈学明.中国如何“强起来”:从马克思主义现代性批判理论角度的分析[J].学习与探索,2018275(6)1-9.

[[20]] 钟秉枢,张建会,刘兰.新时代中国体育外交面临的问题与对策[J].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18414):1-8.

[[21]] 谢春涛.深入阐释新思想兴起学习新高潮[N].光明日报,2018-6-25(04).

[[22]] 王岗.消隐与回归:中国武术发展的批判与反思[M].北京: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201712237.

[[23]] 李裴.文化的力量:贵在自信助力民族复兴[N].光明日报,2017-10-27(11).

[[24]] 费孝通.费孝通在2003[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156.

[[25]] 卢元镇.中国武术竞技化的迷途与困境[J].搏击(武术科学)20107(3)1-2.

[[26]] 邱丕相.中国武术文化散论[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13.

 

最新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