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十三五”时期全民健身事业发展的思考

对“十三五”时期全民健身事业发展的思考

 

刘国永

(国家体育总局群众体育司,北京  100763

 

投稿日期:2016-09-30

 

作者简介:刘国永,国家体育总局群众体育司司长,经济学博士,研究方向群众体育管理。

 

(刘国永.十三五时期全民健身事业发展的思考[J].北京体育大学,201639(10)1-11

摘要:“十三五”时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全民健身事业发展要认真贯彻党中央战略决策和部署,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围绕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硬任务、健康中国建设的新机遇、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的新定位,改革创新全民健身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加强顶层设计和长远谋划,进一步转职能、转方式,算好实施《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的时间帐、任务帐、进度帐,多措并举扩大全民健身公共服务供给,提高服务水平,鼓励群众积极参加体育锻炼,使群众通过体育健身有更多的获得感。从综合功能和多元价值着眼,找准体育在扶贫开发中的“着力点”与“切入点”,抓好全民健身的多元共治模式建设,做好群众体育统计指标体系建设,及时地掌握全民健身的热点和发展的动态、群众的需求、体育消费的结构等,为全民健身的事业发展和科学决策提供依据。
关键词:全民健身;健康中国;群众体育;结构改革;多元共治;改革创新
Thoughts on the Development of National Fitness in 13th Five-Year Plan Period
LIU Guo-yong
(Mass Sport Department, General Administration of Sport of China, Beijing 100763, China)
Abstract: The 13th Five-Year Plan Period is the stage of building a wee-off society. The development of national fitness should conscientiously implement the strategic decision-making and deployment of the Party Central Committee, and the spirit of important speeches of general secretary Xi Jinping, reform and innovate the management system and operational system, strengthen top-level design and long-term planning, and further transfer function and way, based on the hard task of building well-off society, the new opportunity of building healthy China, and the new orientation of national fitness as a national strategy. Also it should clear the time and task schedules and progress of implementing National Fitness Program (2016-2020), take ways to expand the public service supply, improve service level, and encourage people to participate in exercise, so that people may gain more. Based on comprehensive functions and plural value, we should find the “focus” and “breakthrough point” of sport in poverty alleviation and development, grasp the construction of multi governance mode, develop the statistical index system of mass sports, and grasp the hotspots and dynamic focus, people’s demand and sports consumption, for providing references of the development and scientific decision making of national fitness.
Keywords: national fitness; healthy China; mass sports; structural reform; multi governance; reform and innovation
 

党的十八大以来,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对全民健身工作高度重视,把全民健身作为人民追求幸福生活的重要举措,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新论断、新认识,做出了一系列新决策、新部署、新要求。201410月,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将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把全民健身作为体育产业发展和扩大消费的基础[[1]]。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对体育工作、特别是全民健身工作的高度重视和殷切期望,不仅为群众体育的改革发展注入了强大力量,也为群众体育的发展指明了方向,要因势而谋、顺势而为,乘势而上,将政府、社会、市场、个人的多元诉求统一到国家战略的层面进行统筹、协调、整合。落实全民健身国家战略,需要切实构建全民健身的国家战略格局。国务院颁布《全民健身条例》[[2]]和《全民健身计划(2011-2015年)》[[3]]后,全民健身已经纳入各级政府的经济社会发展大局中通盘谋划。经过近几年持续不断的努力,“政府主导、部门协同、全社会共同参与”的“大群体”工作格局基本形成,,效果逐步彰显。特别是在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推动全民健身和全民健康深度融合”[[4]];在会见第31届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时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落实全民健身国家战略普及全民健身运动,促进健康中国建设”[[5]],这为未来全民健身事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十三五”时期要进一步巩固全民健身事业发展成果,在继承的基础上开拓创新,贯彻实施好《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6]],把握健康中国建设、文化体制改革和教育、卫生、养老、旅游等带来的新机遇,通过制定相关配套文件和实施细则,推动建立更高层次的全民健身领导协调机制,使全民健身在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工作中的位置更加重要,真正把全民健身从体育系统格局上升为国家战略格局,实现跨界整合,融合发展,在全社会倡导形成全民健身新时尚[[7]]。本文拟从国家体育总局群众体育司角度着眼,阐述对“十三五”时期全民健身事业发展的思考。

 

1 科学评估摸家底,改革创新绘蓝图

1.1全面总结和梳理“十二五”群众体育工作

2011215,国务院印发了《全民健身计划(20112015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二五”时期全民健身事业发展做出了全面部署,从而使全民健身计划的实施与每五年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保持同步,协同推进。5年时间里,中国的全民健身事业经历了飞跃式发展,从体育行业的系统部署上升为国家战略,取得了长足进步。《计划》规定,“县级以上体育主管部门要会同有关部门不定期对《计划》和全民健身实施计划实施情况进行检查指导,并在2014年对实施成效进行全面评估,将评估报告报本级人民政府”。依据《计划》中对评估的规定,体育总局从2014年启动了《计划》实施效果评估,意在通过评估各级政府提供全民健身公共服务的水平,总结《计划》中所提出目标任务的完成情况和实施效果,探索全面建成更高水平的全民健身公共服务体系的途径和措施。

整个评估从4个方面展开。1)以各省、各地市、各区县逐级开展的《全民健身实施计划》效果评估为手段,结合年度《条例》和《计划》贯彻落实情况检查调研,评估各级“政府主导”实施《计划》的效果;2)以中央、国务院相关部委、总局系统相关部门和单位以及群体司各处室开展的《计划》专项评估为手段,评估“部门协同”实施《计划》的效果;3)以通过委托第三方开展社会满意度调查为手段,评估“全社会共同参与”实施《计划》的效果和社会对《计划》实施的满意度效果;4)利用第六次全国体育场地普查、第四次国民体质监测、第四次全民健身活动状况调查等全国性调查所获得的公共数据,作为评估数据来源。在认真总结“十二五”时期全民健身取得成绩和存在问题的基础上,体育总局组织撰写了《体育总局关于<全民健身计划(20112015年)>实施效果的评估报告》[[8]]并报送国务院。2015年底,刘鹏局长在国务院新闻办召开专题新闻发布会,向社会介绍“十二五”时期全民健身工作总体情况并回答了记者提问。2016年上半年,体育总局正抓紧完成“十二五”时期全民健身优秀实践案例汇编工作。

1.2有序推进《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全民健身实施计划(20162020年)》研制工作

在开展“十二五”时期《计划》实施效果评估的同时,体育总局启动了新周期《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以下简称新周期《计划》)研制工作。新周期《计划》是国务院将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后,全民健身事业发展的首个顶层设计,是“十三五”时期开展全民健身工作的总体规划和行动纲领[[9]]。体育总局把起草新周期《计划》工作放在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贯彻落实全民健身国家战略、推进健康中国建设的总体部署中来科学认识和系统推进。新周期《计划》充分体现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结合政府职能转变、简政放权、放管服务的要求,谋划新思路、采取新举措、提出新要求,在完善全民健身公共服务体系、提高政府治理能力和水平、理清全民健身事业发展中政府、社会、市场的边界方面取得新突破、呈现新亮点,是新时期落实全民健身国家战略的总遵循和新蓝图。

20149月,体育总局正式启动《计划》稿研制工作,并建立组织机构,明确各阶段的工作任务。从20149月—20153月,体育总局组织各领域专家,开展了10项与《计划》研制密切相关的专项研究,分别形成专题研究报告。在理论研究的基础上,体育总局结合对“十二五”时期《计划》实施效果评估,逐步形成了《计划》稿的框架、编写说明和代拟稿,并广泛征求了中央和国务院相关部委、基层体育局长、群体处长、新闻媒体、在京两会代表委员以及相关专家的意见,还通过新华网、新浪网、腾讯网和体育总局官网,公开广泛征求社会各界意见,形成了人人都可为《计划》研制建言献策的良好氛围。在继承总结“十二五”时期《计划》研制经验和问题的基础上,面对“十三五”时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时代背景和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的发展环境,结合经济社会发展新常态和全面深化各项社会事业改革的要求,对编制工作采取了新思路和新方法,创新性地在全国确定了北京市东城区等8个联系城市(区、县),精心设计,上下联动,开门纳言,以适应形势发展和各方需求。同时,把握注重继承、体现发展,深化改革、强化创新,问题导向、需求引领,融合发展、分类指导的基本原则,以中央领导对国家“十三五”规划编制的总体要求为指导,对近几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涉及与全民健身发展密切相关的健康、养老、文化、旅游、体育产业等行业的指导性文件进行细致研究,并吸纳政府购买服务、基础设施建设、创新投融资机制、推进城镇化进程、足球改革发展等诸多领域的文件精神,以体现中央政策间的协调和呼应。在汇总吸纳各方意见的基础上,继续通过召开不同层次的座谈会和书面征求意见等方式,进一步听取各方面对新周期《计划》的意见和建议,并吸纳中央和国务院有关部委意见,201637,经过16次反复修改的《计划》稿正式报送国务院审议。

《全民健身实施计划(20162020年)》(以下简称《实施计划》)是各地“十三五”时期开展全民健身工作的总体规划和行动纲领。按照依法治国、依法治体,法无授权不可为,法定职责必须为,《实施计划》是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十三五”时期做事的总依据。各省(区、市)体育部门要站在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深入落实全民健身国家战略的高度,把研制《实施计划》作为全面深化群众体育领域改革的集结号,作为转变政府职能、释放规划红利的试金石;把研制《实施计划》放在经济发展新常态的大背景下,放在建设体育强国的战略目标中,放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历史进程中来提高认识,统筹推进。在研制《实施计划》过程中,要和党中央部署决策保持一致。1)各省(区、市)群众体育工作要准确领会和把握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全会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向党中央改革、发展、稳定各项决策部署看齐。新时期的全民健身工作要充分体现党中央以人民为中心的执政理念,紧紧围绕党和国家大局的中心工作来谋篇布局,在“全民”上做文章,在“健身”上下功夫,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群众体育工作要看大局、明大势,积极把握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主动承担时代赋予的经济发展新动能的光荣使命[[10]]。需要注意的是,体育作为经济发展新动能,不是新一轮大干快上,不能靠粗放型发展方式,不能简单地靠建场地、搞活动搞强刺激,否则势必会带来新矛盾和问题。在研制《实施计划》中要注意,群众体育既要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发力,又要考虑更长远时期的发展要求,要时刻围绕人的全面发展开展工作,眼睛往下看,围着百姓需求转。2)各省(区、市)的全民健身工作要和国务院发布的新周期《计划》保持一致。具体来说,在研制《实施计划》工作上,要围绕《计划》的指导思想和目标任务来研究制定《实施计划》,体例结构可以创新,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必须保持一致,不能偏离航线,另搞一套或降低标准,选择性落实。要注意全民健身内涵的拓展和连续。在研制方法上,也要开门写计划,主动听取各方意见,尤其是要主动听取省级政府部门和地市体育部门意见[[11]]

制定《实施计划》本身就是全面深入落实新周期《计划》的具体内容,必须全面准确、不折不扣,不能跑偏走样,不能选择性执行、象征性落实。同时也不能生搬硬套,把国家的《计划》改几个数字,改几个区域名称,就变成本地的《实施计划》。各省(区、市)体育行政部门要认真研究本地区多年来,特别是“十二五”时期开展全民健身工作卓有成效的实践经验,总结提炼出切实可行的具体办法,并在落实中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探索新思路。对“十二五”时期已被实践证明、能有效推动全民健身事业发展的地方经验,比如“三纳入”“联席会议制度”等,该加力的加力,该完善的完善,对于不符合时代发展要求的,该调整的调整,该废除的废除。要特别尊重基层和群众的创造精神,鼓励各地市(县)结合实际、大胆探索、创新突破。省级体育行政部门要加强调查研究,善于从基层全民健身的生动实践中找到破解难题的真经实招,善于从基层群众的伟大创造中寻求加快事业发展的门道新路,善于把点上的成功做法变成推动面上工作的政策制度。

1.3做好公共体育设施、社会体育指导员等重点业务工作的专项评估和规划

2015年体育总局完成了“十二五”体育健身设施建设管理调研评估。对各省(区、市)上报的体育健身设施建设管理自评报告、单项体育健身设施调查问卷和调查表进行汇总分析,结合实地调研结果,完成雪炭工程、农民体育健身工程、命名资助全民健身中心、命名资助全民健身户外活动基地、援疆援藏体育场地设施建设五项工作评估、研究起草工作。编写完成《中国体育社会组织发展报告》[[12]],并以蓝皮书形式公布;对体育社会组织服务全民健身试点工作机制的合理性、完成程度、组织管理水平,经费的预算、执行、监督、管理情况,体育社会组织的服务质量、效率、公众满意度、社会影响力等进行了全面、系统评估。在2014年指导员专项检查评估工作的基础上,组织编写了《社会体育指导员工作评估报告》和《社会体育指导员发展报告》。

在加强标准制定方面,总局2015年继续加强对全民健身公共服务体系的构成和标准开展理论研究,梳理出服务体系中的关键环节和构成要素,厘清全民健身公共服务体系标准。为进一步转变思路、改进工作方式方法,规范和加强中央群众体育事业资金使用管理,提高资金使用效益,更好地发挥政府提供基本公共体育服务的职能,在认真学习领会《国务院关于改革和完善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制度的意见》(国发201471号)[[13]]等中央、财政部有关文件的基础上,研究起草了《体育转移支付全民健身经费预算编制办法进一步理清职能、明确中央与地方的事权关系》初稿,并拟在“十三五”时期开始实施。同时,组织专家召开多次研讨会,完成《全民健身活动中心分类配置要求》、《全民健身活动中心管理服务要求》、《社区多功能运动场配置要求》3项国家标准和其它9项技术规范编制工作的起草、修改工作。

着手启动《“十三五”公共体育设施建设规划》研制工作,研究起草《“十三五”全民健身基本公共场地设施保障标准研究报告》、《“十三五”公共体育设施项目研究报告》。对“十二五”公共体育设施建设管理存在的主要问题,“十三五”全国公共体育设施的建设项目、建设内容、各类公共体育设施布局、中央资金资助的方向和方式等问题进行研究,根据研究成果,起草下发了《体育总局办公厅关于2016年中央集中彩票公益金转移支付地方支持全民健身设施建设有关事宜的通知》,对2016年相关工作进行布置,提出“十三五”期间构建县、乡镇(街道)、行政村(社区)三级公共体育设施网络和城市(社区)15分钟健身圈,重点建设3大项、共7小项的县级全民健身中心、农民体育健身工程、社区多功能运动场等。启动《健身休闲运动发展中长期规划(2016-2025年)》编制工作[[14]]。按照46号文件要求,制定山地户外、航空、水上、汽车房车露营营地四大类户外运动项目以及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5个专项规划。制定完成《关于加强体育社会组织建设工作的指导意见》和《支持体育社会组织开展全民健身公共服务经费管理办法(试行)》。

 

2 因势利导抓机遇,调整结构促升级

2.1全民健身为健康中国建设发力

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15]],其中明确提出推进健康中国建设的新目标。李克强总理在《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16]]中关于“十三五”时期主要目标任务和重大举措部分,也提出“推进健康中国建设,人均预期寿命提高1岁”的目标。“健康中国”作为国家顶级的健康系统工程,会逐步设定系统总目标及细分目标,在顶层设计中会根据目标实现的逻辑关系,来设计相关子系统。目前,全民健身代表的是“非医疗健康干预”系统,医疗卫生代表的是“医疗健康干预”,二者都是“健康中国”的一级子系统。但是目前,不管是两个系统内部,还是两个系统间都没有进行良好的、足够的、有效整合。比如,医疗卫生系统中关于医疗资源的分配问题,已经多次改革,但仍未使分级诊疗目标得以实现;同样,在全民健身系统,也存在各自为政、互不搭界,“平行”发展的问题,比如“社会体育指导员”的服务与“健身路径”及场馆站点的建设问题,——传统的、计划经济色彩下的全民健身管理体制逐步形成了体育场地资源与人力资源两张皮的现象。“健康中国”作为国家顶级健康系统工程,可以有效整合“医疗健康干预”系统和“非医疗健康干预”系统,通过把各级各类要素、资源、需求有效、系统地整合,使国家公共服务资源与社会资源高效率、低浪费的系统化运营,进而实现国家健康工程的务实、高效和可持续发展。20168月,在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推动全民健身和全民健康深度融合”[4]在会见第31届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时,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落实全民健身国家战略普及全民健身运动,促进健康中国建设”[5]。因此,要科学认识全民健身在健康中国建设中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把握住健康中国建设给全民健身事业发展带来的巨大发展机遇,推动群众体育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全体国民的身体健康做出贡献。全民健身为健康中国建设发力,主要涉及“怎么看”“怎么干”和“干什么”的问题。

2.1.1怎么看

长期以来,人们对全民健身的认识存在一定误解,狭义地认为全民健身就是锻炼身体,甚至错误地认为全民健身是为竞技体育发现和培养后备人才;同样地,实现全民健康的主要途径也被简单理解为大力发展医疗卫生事业。对此,亟需引导人们对二者有一个全面、客观、立体的认识。

全民健身是面向全体人民,通过鼓励身体活动,倡导科学健身,形成健康文明生活方式,以增强人的体质、服务于人的全面健康、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为目标,以丰富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推动经济社会和谐发展、提升国家民族综合实力为追求的一项社会事业[7]

全民健康是指全体人民的全面健康。世界卫生组织对健康有明确的定义,即健康就是身体健康、心理健康、社会适应能力和道德健康四个方面皆健全简言之,全民健康不仅仅是没有疾病,还包括身体、精神、社会适应和道德在内全方位的良好状态。

从个体来看,健康是每一名群众的基本需求,是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必然要求,是每个人成长和实现幸福生活的基础,是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的重要标志。从整个国家来看,拥有健康的国民意味着拥有巨大的人才资源、劳动力资源,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是体育最核心、最本质的功能。通过体育锻炼促进身体健康,不但不是体育额外的工作,恰恰是体育的应有之义,是体育的本职工作。除了对增强国民体质具有重大意义外,全民健身多元价值还体现在体育展现的人文精神是人类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之一。全民健身可以有效促进国民的身心健康,在改善情绪、培养意志、增强活力方面有着积极作用。在体育运动中,人们可以塑造自己的集体意识、规则意识以及团结精神,可以说,体育运动既能打造强健的体魄,又能塑造健全的人格,无论对于个人发展还是社会进步都具有满满的“正能量”。所以说全民健身和健康中国建设方向一致、目标一致,有共同的价值追求。

党中央、国务院一直高度重视群众健康问题。“十二五”时期,特别是十八大以来,我国全民健身运动广泛开展,医疗卫生等科技水平迅速提高,人民健康水平有效提升。根据《2014年国民体质监测公报》[[17]]2014年全国达到《国民体质测定标准》“合格”等级以上的人数百分比为89.6%,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打下了坚实基础。与此同时,影响人民群众身体健康的因素也很多,比如人的体质强弱与先天遗传和后天体育锻炼、饮食营养、居住环境、生活方式、医疗卫生等因素紧密相关。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群众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与之相伴的近视、肥胖等现代生活方式疾病也不断增加。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我国在工业化进程中也面临土壤、空气、水质等方面的环境污染问题。尽管各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广大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但持续提升广大人民群众体质水平仍是一个十分艰巨的任务,面临着很大挑战。在这种情况下,推进健康中国建设,是实现人民共享改革发展成果的重要途径,是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的内在要求,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选择,需要包括体育部门在内的多部门共同努力。

2.1.2怎么干

2.1.2.1  推进全民健身工作共建共享、融合发展

中央把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又提出了健康中国建设的重大部署,这对全民健身事业发展而言,既是机遇,又有挑战。

从“非医疗健康干预”和“医疗健康干预”内涵看,全民健身和医疗卫生都是以服务于全体人民的全面健康为目的;都是从全方位、全周期来开展保障人民健康的工作;都是要在做好民生工作的基础上为产业发展做贡献。二者与文化、教育、养老、精神文明、环境等事业均是实现全民健康的途径。其中全民健身和医疗卫生是实现全民健康的两个重要支撑,而实现全民健康则是成就健康中国的最主要途径。在健康中国战略中,虽然全民健身与医疗卫生是实现全民健康的两个有机组成部分,但二者各有侧重。全民健身侧重前端,涵盖身体锻炼、养生、保健等工作;医疗卫生侧重后端,涵盖疾病预防、治疗、康复等工作。二者如鸟之两翼、不可偏废。20168月,在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把以治病为中心转变为以人民健康为中心”[4],意味着要将实现全民健康的侧重点引向前端,即引导全体人民向不得病、少得病、晚得病的方向去努力。而作为前端的全民健身工作,各级党委、政府应改变对全民健身认识不清、重视不足、投入较低、欠账太多的状况,从供给侧改革的角度出发,在实际工作中加大投入、体现侧重。因此,要统筹协调体育部门、卫生部门、文化旅游部门的力量,从大群体、大健康的高度出发,推动功能整合,尤其是在基层,要努力实现共建共享。全民健身要从规模扩张的粗放型发展转变到以质量效益提升为主的内涵集约式发展,构建优质高效、整合型的全民健身公共服务体系,实现关口前移和重心下沉,为人民群众提供便捷、持续、优质的生命全过程健康服务。

2.1.2.2  推进全民健身工作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为什么体育部门做了这么多工作,群众还是不买账?目前全民健身事业发展中存在的诸多矛盾和难题,突出表现在结构方面,主要是供给侧。一方面,当前提供的全民健身公共产品还远远不能满足群众的需求,另一方面,提供的公共产品质量低下,没有精准对接群众的实际需要。比如,近些年虽然人均体育场地面积在不断提高,但仍然有一些地方热衷于建设大型体育场馆,且大都远离市区,交通不便,广大老百姓并未真正享受到相应的服务,造成了新的资源闲置和浪费。再比如,我们每年投了很多资金来培训社会体育指导员,但有多少社会体育指导员真正在一线给群众进行健身指导服务?因此,推进全民健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核心就是围绕人的需求,使全民健身公共产品数量上更充足、质量上更契合群众需要,减少全民健身无效和低端供给,扩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给,真正形成结构更加合理、保障更加有力的全民健身公共服务体系。实现全民健身公共产品由低水平供需平衡向高水平供需平衡的跃升,是今后一个时期全民健身工作的一项重要任务。

2.1.2.3  推进全民健身工作体制机制创新

满足群众多元化的健身需求,一定要通过发挥社会和市场作用,提供多元的体育产品。但提供基本公共体育服务属于政府职责,不能完全推给社会和市场。政府要顺势而为,因势利导,着力补短板、兜底线,逐步缩小城乡、地区、人群之间资源配置、服务利用和体质水平的差异,维护每一名群众的健身权益。要在倡导全民健身新时尚、营造全民健身好环境上发挥主导作用,同时培育和扶持体育社会组织发展,做好技术培训、试点示范,真正让全民健身事业发展更有效率、更有效益、更可持续。各地要因地制宜,依靠体制机制创新破解难题,创造性地开展工作。要加强对全民健身工作的考核督查问责,考核不能光体育部门说了算,还要看老百姓怎么说,要在“十二五”《计划》评估基础上,逐步把第三方评估常态化。

2.1.3 干什么

《计划》中明确提出,全民健身要成为健康中国建设的有力支撑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国家名片。要对接健康中国2030,将全民健身工作与国家、各部委和地方现有的相关政策、目标、任务相衔接,纳入健康中国战略规划。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要从以下5个方面发力。

2.1.3.1引导广大群众树立以健身促健康的新理念,逐步养成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

《国务院关于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1]中明确提出,倡导健康生活,树立文明健康生活方式,推进健康关口前移,延长健康寿命,提高生活品质的理念,并提出营造健身氛围,促进康体结合,加强体育运动指导,发挥体育锻炼在疾病防治以及健康促进等方面的积极作用。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指出,要倡导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树立大卫生、大健康的观念,把以治病为中心转变为以人民健康为中心,建立健全健康教育体系,提升全民健康素养”。因此,要广泛开展宣传教育活动,逐步纠正当前普遍存在的重医疗轻预防,重养生轻运动的传统观点,大力宣传“运动是良医”理念,采取多种方式鼓励民众通过广泛参加体育健身活动来促进个体健康。

2.1.3.2  加强科学健身指导,提高群众科学健身意识和素养

2014年全民健身活动状况调查表明,截止2014年底,全国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比例为33.9%(含在校学生),比2007年增加了5.7个百分点。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不断增加。如跑马拉松的热潮席卷全国,现在想要跑一场马拉松需要提前半年就得报名抽签,各地各类跑团也雨后春笋般地涌现。但是也要注意,很多群众在体育锻炼中方法不科学,效果不理想,造成运动损伤的问题日益突出。“十三五”时期要多措并举,强化科学健身指导服务。大力发展社会体育指导员队伍,完善运动防护师队伍,研究制定运动处方标准,编制《中国人体育健身活动指南》,出版面向群众的科学健身指导系列丛书,利用新媒体制作发布科学健身视频,倡导全社会形成爱健身、会健身的时尚氛围。

2.1.3.3  完善国民体质监测和全民健身活动状况调查制度,推动现代信息技术手段与全民健身相结合

定期进行国民体质监测和全民健身活动状况调查结果发布是推动全民健身科学化的重要保障。下一步我们要利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手段,丰富和完善国民体质监测和全民健身活动状况调查,建设群众身边的体质测定与运动健身指导站,提高全民健身方法和手段的科技含量,建设全民健身管理资源库和服务资源库,使全民健身服务更加便捷、高效。大力推进全民健身场地设施、设备创新,为百姓提供更加便利、科学、安全、灵活的健身场地设施和可穿戴运动设备。

2.1.3.4  搭建全民健身激励平台,创新全民健身激励机制,拓展激励对象和范围

目前我们正在研制《全国群众体育先进单位和个人评选表彰办法》,推行《国家体育锻炼标准》,不断完善业余锻炼标准和业余竞赛体系,向参与全民健身运动的群众颁发体育锻炼标准证书、证章。如游泳金海豚、银海豚、蓝海豚等证书,武术段位制等。此外群众体育司通过鼓励地方探索通过发行全民健身公共积分、发放体育健身消费券等形式,逐步建立市场化的全民健身激励机制。

2.1.3.5  充分发挥体育在应对人口老龄化过程中的积极作用

体育健身活动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便捷、经济、有效的方式,也是老年人保持健康、延缓衰老的理想途径。推进健康关口前移,延长健康寿命,增强自主活动能力,对于老年人享受自立自强、积极向上的生活具有重要意义。去年体育总局联合发展改革委、民政部等12个部委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新形势下老年人体育工作的意见》,进一步明确了老年人体育工作的目标任务,从建立、健全老年人体育组织网络、建设适合老年人体育健身的场地设施、广泛开展老年人体育健身活动以及加大对老年人体育工作的保障几个方面做出了部署。下一步我们将联合其他部门抓好文件落实。

2.2 全民健身逐步跨界整合、融合发展

2.2.1  充分认识全民健身的社会价值和综合作用

全民健身是全体国民增强体魄、健康生活的基础和保障,是每一个人高质量成长和实现幸福生活的根基,在提高人民群众身体素质和健康水平,丰富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推动经济社会和谐发展,提升国家民族综合实力等方面都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要进一步更新观念,跳出以往单纯从个体和局部的角度看待全民健身价值的局限,站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实现“两个一百年”宏伟目标的高度,来认识全民健身的国家战略价值,不断挖掘和充分展现全民健身的社会价值和综合作用,真正把全民健身从体育系统价值上升为国家战略价值[7]

2.2.2  要切实构建全民健身的国家战略格局

国务院颁布《全民健身条例》后,全民健身已逐步纳入各级政府的经济社会发展大局中通盘谋划,尤其经过近几年持续不断的努力,“政府主导、部门协同、全社会共同参与”的“大群体”工作格局逐步形成,效果逐步彰显。各级党委和政府以切实做好“三纳入”为切入点,不断健全全民健身工作领导协调机制,强化部门协作意识,调动社会各方力量,共同推动事业发展。未来要进一步巩固成果,推动建立更高层次的全民健身领导协调机制,通过制定相关配套文件和实施细则,切实把全民健身列为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的工作重点,真正把全民健身从体育系统格局上升为国家战略格局,实现跨界整合,融合发展。

2.2.3  要统筹推进全民健身的国家战略部署

“十二五”以来,各级体育部门以构建覆盖城乡、比较健全的全民健身公共服务体系为目标,采取了多项措施,基本公共体育服务水平大为提升。总局扎实推进中央专项巡视反馈意见的整改落实,专门印发了《体育总局关于加强和改进群众体育工作的意见》,努力推动体育事业新一轮改革创新。未来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围绕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的战略部署,加快转变政府职能,转变事业发展方式,改革不适应事业发展的体制机制,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深入推进依法治体、依法行政,完善法规法制建设,运用法治思维推进改革和决策。科学做好“十三五”时期全民健身各项制度的顶层设计,真正把全民健身从体育系统部署上升为国家战略部署[7]。在多年来推动建立大群体工作格局的基础上,进一步整合多部委资源,提升全民健身的工作层次,在更高层级上统筹落实国家战略的相关举措,形成工作合力和跨部门融合发展的新模式。

2.3 理顺中央和地方的事权关系

要逐步把一些适宜地方政府负责的事务交给地方,逐步减少中央和地方职责交叉、共同管理的事项。比如,对愿意干事的地方,要加大支持力度,在群体司法定职责范围内建议党组给予更大的决策自主权、资金统筹权和改革先行先试权;对已经给予资金但项目迟迟没有开工、难以落实的,资金要予以收回,重新安排给那些愿意干事的地方。去年我们按照国务院要求,开展了体育行业督查。从督查情况看,有些地方群众体育改革进展较慢,还是传统的“等、靠、要”思想,拨一拨,转一转;尤其是在县级,有些涉及老百姓切实利益的全民健身公共服务建设项目落不了地,个别项目资金长期趴在账上花不出去,影响了国家群众体育的总体政策实施效果。大家也要认真思考省级体育行政部门和市县两级人民政府的事权、财权关系。总体上看,省级体育行政部门要积极主动,要到位不缺位,但也不能大包大揽。要加强思想教育,调动市县人民政府和基层干部的主动性、积极性、创造性,鼓励基层干部振奋精神,沉下身子、甩开膀子,大干实干。

 

3 看大势胸怀全局,转职能多元共治

3.1 从综合功能和多元价值着眼,找准体育在扶贫开发中的着力点切入点

扶贫开发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战略要求,是保障改善民生的重点任务,是“十三五”时期务必打赢的攻坚战,是中央确定的一项重大政治任务,是我们党向全国人民做出的郑重承诺。体育部门要充分认识抓好扶贫开发工作的极端重要性,切实增强紧迫感、责任感和主动性、创造性,通过体育设施扶贫、体育成才扶贫、体育赛事扶贫、体育项目扶贫、体育文化扶贫、体育精神扶贫等措施,制定多元扶持与资助政策,充分发挥体育在扶贫开放中的积极作用。找准体育在扶贫开发中的“着力点”与“切入点”,主要是群众体育在扶贫开发中“能做什么”和“注意什么”的问题。

3.1.1 能做什么

3.1.1.1  体育能促进贫困群众全面发展

俗话说,“提振精气神,走向致富门。”总体而言,贫困地区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比较匮乏,在一些边远的山村水寨,部分群众脱贫致富信心不足,进取意识不强,个别乡村还存在迷信、赌博等不良风气。扶贫先扶智,改变农村陋习,创建先进文化,丰富文体生活,是从根本上解决贫困的重要方面。在贫困地区,适当的体育活动在提升群众体质健康水平和综合素质的同时,能改善群众精神风貌,引导贫困群众树立文明健康生活方式,建立乐观进取的良好心态,鼓足生活的勇气和战胜困难的信心,帮助阻断贫困现象的代际传递,化解社会矛盾,使脱贫效果更稳固、更可持续。

3.1.1.2  体育能促进贫困地区经济发展

中央提出,在扶贫开发的过程中要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发展贫困地区的生产力,走开发式扶贫的道路,通过多种方式和途径,采取综合配套措施,帮助贫困群众脱贫。贫困地区有生态环境后发优势,在经济开发过程中,发展健身休闲、竞赛表演、场馆服务、体育旅游等新兴的、绿色的、朝阳的体育服务业,既能保护青山绿水,又能拉动贫困地区投资和消费需求,提高贫困群众收入水平。各级体育部门要支持贫困地区充分利用江河湖海、山地、沙漠、草原、冰雪等独特的自然资源优势,发展区域特色体育产业,通过加强贫困地区健身设施建设、补上全民健身公共产品短板,增加有效投资需求,消化过剩产能、增加就业机会。

3.1.1.3  体育能服务于社会发展大局

“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做好一个地方、一个部门的工作,要运用系统思维,把工作放到经济社会发展大局中去考虑和谋划。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指出,“宏观政策要稳、产业政策要准、微观政策要活、改革政策要实、社会政策要托底”。体育作为一项社会事业,也要保基本、兜底线。贫困地区特别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基本公共体育服务体系建设起点低、欠账多,基础薄弱,要加大投入,缩小贫困地区公共体育服务水平与发达地区的差距;“辛辛苦苦奔小康,得场大病全泡汤”,在贫困地区新农合保障水平较低的情况下,体育部门要靠前服务,积极发挥体育在慢性病防治、运动康复中的作用;在少数民族地区,要与有关部门一起做好民族体育的保护传承,培养优秀体育苗子,着力加强民族地区体育基础设施建设,着力培育民族地区体育优势产业。

3.1.2 注意什么

3.1.2.1  注意找准定位

扶贫开发是一项系统工程,仅凭单项举措难以奏效,必须多管齐下、演奏好“交响曲”,扶贫的核心是发展贫困地区经济,让困难群众脱贫致富。体育部门在扶贫开发中要真帮忙、不添乱,要主动雪中送炭、适当锦上添花,不要画蛇添足。比如雪炭工程,援助的对象主要是革命老区、边疆少数民族地区、贫困地区、资源枯竭和下岗职工较多的地区、受灾受损严重的地区。援建项目要坚持从实际出发、量力而行、以人为本、小型多样、经济实用、讲求效用、服务群众的原则,不搞统一模式。要从当地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以及群众体育的实际情况出发,确定工期短、见效快的建设项目,使援建项目切实为群众健身服务,切忌搞大水漫灌、空喊口号、提好高骛远的目标或者建设尾大不掉、与当地经济社会、环境发展不相适应的体育场馆。

3.1.2.2注意因地制宜

扶贫是世界性难题,从世界范围看,扶贫效果不理想的关键在于没有做到因地制宜、量体裁衣。由于历史、地理、自然条件和区位等因素,我国各贫困地区表现出很强的特殊性,个性远远大于共性,要从贫困地区实际情况出发,结合本地优势,拓展特色发展空间。贫困地区具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土地资源和劳动力资源,体育部门要协助有条件的地方制定专项规划,结合本地山川、河流,发展登山、攀岩、漂流、山地户外、徒步骑行、汽车露营、航空飞行等体育旅游产业,做到各具特色、指向明确、有的放矢,在符合当地客观条件的前提下,采取针对性措施,实现针对性突破。

3.1.2.3  注意统筹兼顾

精准扶贫工作目标的实现,离不开当地组织,离不开当地扶贫工作的统一部署。体育部门的扶贫工作,要注意纳入当地扶贫开发工作总体安排,确保整体工作一盘棋,不出现“单打独斗”“另起炉灶”等跑调走声、不协调现象发生。在易地扶贫搬迁过程中,不仅仅是把人搬出来、把房子盖起来,还涉及到社区重构、生态修复、小城镇建设等一系列工作。体育部门要主动协同发改、住建部门做好规划,确保群众健身用地需求,搞好搬入地配套健身设施建设。要督促新建居住区和社区按室内人均建筑面积不低于0.1 m2或室外人均用地不低于0.3 m2执行,并与住宅区主体工程同步设计、同步施工、同步投入使用。

3.2 抓好全民健身的多元共治模式建设

3.2.1 培育、扶持基层体育社会组织发展

316,李克强总理在会见中外记者并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简政放权是转变政府职能的关键,本届政府已提前实现减少审批事项1/3的目标,但保留的审批事项标准不统一,今年要再砍掉一批审批事项,用减政府权力的痛换企业群众办事的爽。当前,随着政府自身改革不断向纵深发展,已为社会组织发展腾出了更大空间、更广阔天地。近年来,各级各类正式、非正式体育社会组织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体育行政部门要投入足够的精力来培育、支持这些体育社会组织。要关注全民健身活动站点等非正式体育社会组织的成长、转化,尤其是探索基层体育社会组织发展的新方法、新模式、新路径,破解基层体育没人干、不会干、不接地气的难题。要探索建立向体育社会组织购买全民健身公共服务机制,致力于满足多样化、专业化的社会需求,弥补政府管不了和管不到的空白地带。当然,体育社会组织自身要在群众所急、政府所需、自己所能的领域找准着力点,扬长避短、发挥优势、形成特色、深入群众,把准群众健身需求脉搏,实实在在搞好服务。全民健身涉及亿万群众,如果每个体育社会组织都能打造出几个有影响的服务品牌,那么聚合起来就有投鞭断流的气势。

3.2.2 引导、调动社会力量参与全民健身

习近平总书记在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的民建、工商联委员时指出,新型政商关系,概括起来就是“亲”“清”2个字。对领导干部而言,所谓“亲”,就是要坦荡、真诚地同民营企业接触交往,特别是在民营企业遇到困难和问题情况下更要积极作为、靠前服务,对非公有制经济人士多关注、多谈心、多引导,帮助解决实际困难。所谓“清”,就是同民营企业家的关系要清白、纯洁,不能有贪心私心,不能以权谋私,不能搞权钱交易[[18]]。在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全民健身事业发展过程中,也要坚持“亲”和“清”,坚决摒弃社会力量可有可无的观点,要通过市场、社会力量优化体育公共服务,推动体育公共服务提供主体和提供方式多元化,要在调动社会力量开展全民健身工作的相关政策文件上下工夫,主动协调相关部门打破社会力量办体育的门槛限制,主动帮助社会力量降低办体育成本。《人民日报》曾经发过一篇评论,称关起门来封闭办体育注定没有出路,敞开心胸敞开大门办体育才是大势所趋、潮流所向。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全民健身工作所取得的成效主要得益于政府主导作用的发挥,而资源丰富、潜力巨大的社会力量作用还没有充分发挥。从2016年开始,要更加积极地探索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全民健身场地设施建设、鼓励社会力量组织举办各种健身活动,鼓励有条件的企事业单位参与到科学健身指导中来,激发体育健身市场活力,调动社会力量参与全民健身事业发展的积极性,尤其是在开展群众冬季运动项目普及、推广普及社会足球等方面更要充分调动社会力量广泛参与。

3.2.3 探索、构建中国特色全民健身智库体系

当前,在全民健身实际工作中,很多地方都存在着基础薄弱、资金缺乏、人手不足、体制机制制约等诸多问题。一方面,这些问题的解决很难一蹴而就;另一方面,如果逐个解决问题,目前人员和时间都不够。政府要打破僵局、破解难题,目前最缺的不是钱,而是眼界、思路和方法。对此,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我们进行治国理政,必须善于集中各方面智慧、凝聚最广泛力量。改革发展任务越是艰巨繁重,越需要强大的智力支持。2015120日,两办印发了《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19]],提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是党和政府科学民主依法决策的重要支撑,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是国家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2016316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闭幕会前,刘鹏局长在人民大会堂“部长通道”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提出:“我们将按照政府主导、部门协同、智库和社会组织等社会力量共同参与的格局”[[20]],采取措施,在供给侧和需求侧两端发力。因此,当前亟需做的是,将身边的智力资源吸纳过来,用足用好国家政策,通过购买服务的形式,借助智库的专业思维、方法、工具和团队为我们出思路、出想法、出“高招”,将有限的钱用在刀刃上,使智库在全民健身工作中起到“一招制胜,满盘皆活”“四两拨千斤”的作用。20世纪初,意大利经济学家兼社会学家维尔弗雷多•帕累托提出了著名的“二八法则”。他指出,重要而关键的部分总是占少数,而琐碎且不重要的部分总是占绝大多数。这一法则启示我们,掌控了最重要的少数因素,就意味着掌控了全局。所以,在智库的选择和使用上,要综合考虑系统性、层次性、类型性,建设智库体系。传统的专家要启用,有优秀头脑、专业思维工具的专业团队更要大胆探索、大胆投入、大胆使用。群体司正在研制《中国特色全民健身智库体系建设方案》,力争通过加大智库项目供给,推动智库体系建设。其目的就是探索全民健身智库参与决策咨询的制度性安排,对智库建设进行整体规划,创新组织形式和管理方式,统筹政府智库、事业单位智库和民间智库资源,发挥智库的专业影响力、政府影响力、社会影响力和国际影响力,让中国特色全民健身智库在资政、启民路上迈开新脚步伐、产生新作为。

3.3 做好群众体育统计指标体系建设

当前,群众体育数据统计工作已成为制约事业发展的瓶颈问题,群众体育轰轰烈烈干了这么多年,做了这么多事情,但是存在没有数据说不清楚的问题。比如,过去一年有多少人参与冰雪运动?球迷有多少人?体育部门答不上来。这反映了在转变政府职能,转变工作方式方法方面还没有取得实效,反映出管理水平、治理水平还停留在一个传统的阶段。从国家层面,统计工作不仅仅是单纯的提供统计数字,而是通过统计分析对国民经济和社会运行情况做出判断,敏锐捕捉苗头性、倾向性问题,提高政策的针对性、前瞻性,多层面、多角度、全方位地为各级领导决策服务。因此,数据统计在整个国民经济社会发展中占据着十分重要的位置,是各级政府必须做好的重要工作。从2016年开始,各级群众体育部门要更加重视数据统计工作,真正把群众体育数据统计作为一项长期性、基础性、制度性工作来抓。做好群众体育统计指标体系建设要认真分析研究当前存在的问题以及解决的思路。

3.3.1 存在的问题

3.3.1.1  对数据统计工作不重视

现在很多群体干部,说到健身设施的统计数据,认为是经济司、经济处的任务,说到体育社会组织的统计,认为是民政部门的事,说到全民健身活动,说是百姓自发的。比如,当前中国的各类马拉松赛事如火如荼,但体育部门说不清楚一年有多少场马拉松,田径协会统计的还是在田协备案和注册的132场马拉松,取消商业性、群众性赛事审批后,没有备案和登记的马拉松赛事到底有多少场,根本说不清楚。体育部门真能熟视无睹、置若罔闻?当然不能。目前群体司正在谋划,以后群众体育是否也能像电视、电影院线一样,收视率多少,上座率、票房多少,很快有权威统计;像旅游部门,小长假一过,马上公布出多少人去哪里旅游,消费多少,带动经济发展多少等。

3.3.1.2  数据统计制度不完善、标准不统一

目前各级体育数据统计调查大都以完成上级任务为主,基层体育部门为了统计而统计,重视不够,主动性不足,激励机制不完善。在数据统计标准上也不尽统一,比如对健身设施统计标准的界定,有点地方统计中包含了山川、河流、沙滩等自然面积,在经费投入上,有的地方把修大型场馆、修马路、铺设水电等基础设施经费都算进全民健身投入经费中。此外,也存在中央和地方标准不统一,政府和社会标准不统一,体育部门和教育、卫生等其他部门标准不统一等问题。比如,国民体质监测是我国体育工作的一项基本制度,旨在通过体质测定,评价国民体质状况和体育锻炼效果。2014年到2015年,总局联合教育部、科技部等10部委共同开展了第四次国民体质监测工作,随后发布了《2014年国民体质监测公报》。公报发布后,中部某省的国民体质合格率低于国家总体水平,进而受到省领导批评,这个省体育部门后来给总局来函,质疑监测结果,认为国家在该省的抽样点不能代表该省国民体质水平。这个个案至少说明两方面问题,一方面是体育的发展越来越受到广大群众和各级领导重视,传统的、计划经济思维下关起门来搞体育的思维早已跟不上时代发展,通过没数据或者不发布数据来混日子的人或者行业,日子将会越来越不好过,需要我们正确面对、迎头赶上而不是选择逃避;另一方面也反映出,随着时间推移,执行了15年的《国民体质监测工作规定》、全民健身活动状况调查等工作制度,也暴露出越来越多的问题,如指标系统陈旧,间隔时间过长,耗费人力物力过多,不能采用市场运作的方式等等。

3.3.1.3  数据统计的准确性不高、分析服务不到位

数据质量是统计工作的生命,对数据统计工作第一位要求就是准确性。多年来,由于各级体育部门不重视基础数据统计工作,各级体育科研部门投入精力不足,导致统计的基础不扎实,队伍不健全,临时找大学生、社会体育指导员组建统计队伍的现象普遍存在。此外,体育工作日常统计台账不健全,各级体育部门的数据统计工作普遍处于一种松散的、临时的状态,甚至有的地方还存在数据造假、虚报瞒报等现象。所以每次总局开展全国调查后,会对所有上报数据进行逻辑检验,通过同一样本多指标间的逻辑判别查找可疑数据,每次都会发并排除大量问题样本。在数据使用、分析服务方面,各级体育部门往往局限于简单的报表收集和初级数据汇总整理,而忽视了数据背后的统计分析和综合服务职能,尤其在为决策服务、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健身需求分析方面存在明显欠缺。此外,数据分析的时效性差,有的地方发布的数据滞后甚至长达1年以上。

3.3.2 解决的思路

3.3.2.1  开展群众体育统计标准化研究

通过统计标准研究,实现调查问卷的标准化、调查机制的标准化、调查数据和方法的标准化、统计方法标准化和政策评估的标准化,建立有思想深度的群众体育统计指标体系。要认真甄别现行统计指标的使用价值,对那些已经过时或者没有多少使用价值的统计指标进行精简和合并,将一些新的统计指标,如反映体育与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指标、体育在全面小康和社会和谐稳定建设方面的指标增加进来。要把日常统计与定期监测结合起来,适当减少地毯式的全面统计,扩大抽样调查、重点调查、典型调查的覆盖面,提高统计的可操作性。数据统计工作可以看作是群众体育从行业管理向社会管理、向社会治理转变的试金石,是检验我们体育部门转职能、转方法的重要体现。群体司现在已委托专家开展了专项研究,争取尽快把理论研究成果转化到实践操作之中。

3.3.2.2  争取纳入国家统计局的正式统计序列

当前我国体育发展领域不断拓宽、形态更加高级、国内外联动更加紧密,对各级政府和体育行政部门提出了更高要求。无论是获得及时准确的数据,还是讲好数据背后的故事,尤其是把体育数据放在国民经济社会发展大局中来解读,分析体育的投入产出、拉动的消费、参与的人数、对就业的贡献、对社会稳定的贡献等等,都需要专业思维、专业素养、专业方法。毫无疑问,国家统计部门的统计数据最权威、最专业。他们在各省都有专业的调查总队,有自上而下的统计体系。利用统计部门的专业优势开展群众体育数据统计,事半功倍。各地体育部门要在“三纳入”基础上,把群众体育发展的数据统计纳入国家统计局的统计序列,实现“四纳入”。从实践中,上海市体育局已经在第四次全民健身活动状况调查中,充分利用了上海市统计局调查总队的力量,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另外,经过北京市体育局的努力,在201511月北京市统计部门发布的《北京市部门统计报表制度》中,专门设计了教育、文化、体育、卫生、旅游报表,涵盖了北京市体育场馆数、晨晚练辅导站数、社会体育指导员数、全民健身活动中心数、乡镇体育健身工程数、青少年体育俱乐部数、国内体育赛事数、优秀体育运动员教练员数等众多群众体育发展指标。总体上看,北京、上海的体育部门与统计部门的合作角度和方式不同,也都有进一步拓展的空间,但确实在全国走在了前列,值得各省(区、市)关注和学习。

3.3.2.3  要做好日常统计和定期监测的结合

从体育部门自身而言,要摒弃目前单一的、传统的、过时的、人工的数据统计方式,不断创新数据统计工作思路和方法,综合运用抽样调查、典型调查、重点调查、综合分析等统计调查方法,力争把统计数据搞准、搞全、搞实。要对现行数据统计管理体制进行改革,逐步建立一套严谨、科学、规范的日常统计和定期监测机制,防止从“唯金牌数”简单变化成“唯参加体育锻炼人数”,避免在群众体育领域出现“数字出官”“官出数字”等不良现象。同时,群众体育作为一项社会事业,涉及方方面面,做好数据统计工作离不开社会力量。群众最关注的,应该是体育部门最关心的,群众在搜索引擎上搜索最多的体育关键词,当然是体育工作中需要重点关注的。各级体育行政部门要有意识地利用社会力量,善于运用大数据、互联网掌握群众健身需求,可通过公开招标确定几家类似阿里、百度之类的大型互联网企业,及时地掌握全民健身的热点和发展的动态、群众的需求、体育消费的结构等等。只有这样才能为全民健身的事业发展和科学决策提供依据。

 

4  结束语

“十三五”时期全民健身事业发展既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重大发展机遇同时也面临着新的困难和严峻的挑战。我们一定要全面贯彻党中央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以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的要求,牢固树立新发展理念,更加准确把握新时期全民健身发展内涵的深刻变化,不断开拓发展新境界。真抓实干,奋发有为,落实好全民健身国家战略,积极推动健康中国建设,为我国群众体育事业发展逐步走向世界中心舞台,进而引领全球,提供中国经验,造福亿万百姓做出我们应有的努力和贡献。

参考文献:

 

[1] 国务院.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EB/OL].[2016-09-25]2014-10-20.中国政府网.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4-10/20/content_9152.htm.

[2] 国务院.全民健身条例(国务院令2009560号)[EB/OL].[2016-09-25]2009-09-06.中国政府网.http://www.gov.cn/flfg/2009-09/06/content_1410716.htm.

[3] 国务院.国务院关于印发全民健身计划(20112015年)的通知[EB/OL].[2016-09-25]2011-02-24.中国政府网.http://www.gov.cn/zwgk/2011-02/24/content_1809557.htm.

[4] 新华社.习近平: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战略地位[EB/OL].[2016-09-25]2016-08-20.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6-08/20/c_1119425802.htm.

[5] 新华社.习近平会见第31届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EB/OL].[2016-09-25]2016-08-25.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2016-08/25/c_1119456264.htm.

[6] 国务院.《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国发〔201637号)[EB/OL].[2016-09-25]2016-06-23.中国政府网.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6-06/23/content_5084564.htm.

[7] 刘鹏.国家战略为机遇把群体工作提升到新高度[EB/OL].[2016-09-25]2015-01-20.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sports/2015-01/20/c_127404097.htm.

[8] 国务院新闻办.《全民健身计划(20112015年)》实施效果评估总体情况新闻发布会[EB/OL].[2016-09-25]2015-12-23.中国政府网.http://www.gov.cn/xinwen/2015-12/23/content_5026969.htm.

[9] 张旭光.切实做好贯彻落实新周期《全民健身计划》工作[N].中国体育报,2016-07-08.

[10] 国务院新闻办.听民声 顺民意 服务百姓体育总局局长解读新周期《全民健身计划》[EB/OL].[2016-09-25]2016-06-24.http://www.gov.cn/zhengce/2016-06/24/content_5085303.htm.

[11] 刘国永杨桦.中国群众体育发展报告2015.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

[12] 刘国永裴立新.中国体育社会组织发展报告2016.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

[13] 国务院.国务院关于改革和完善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制度的意见(国发〔201471号)[EB/OL].[2016-09-25]2015-02-02.中国政府网.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5-02/02/content_9445.htm.

[14] 国务院.国民旅游休闲纲要(2013—2020年)国办发〔2013〕10号[EB/OL].[2016-09-25]2013-02-18.http://www.gov.cn/zwgk/2013-02/18/content_2333544.htm.

[15] 国务院.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EB/OL].[2016-09-25]2016-03-17.http://www.gov.cn/xinwen/2016-03/17/content_5054992.htm.

[16] 国务院. 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EB/OL].[2016-09-25]2016-03-05.http://www.gov.cn/guowuyuan/2016-03/05/content_5049372.htm.

[17] 国家体育总局.2014年国民体质监测公报.人民网[EB/OL].[2016-09-25]2015-11-25.http://sports.people.com.cn/n/2015/1125/c35862-27855794.html.

[18] 习近平.毫不动摇坚持我国基本经济制度 推动各种所有制经济健康发展.中国共产党新闻网[EB/OL].[2016-09-25]2016-03-05.http://cpc.people.com.cn/n1/2016/0305/c64094-28173369.html.

[19]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EB/OL].[2016-09-25]2015-01-20.http://www.gov.cn/xinwen/2015-01/20/content_2807126.htm.

[20] 中国江苏网.国运兴体育兴:刘鹏在"部长通道"答记者问[EB/OL].[2016-09-25]2016-03-17.http://tyfw.jschina.com.cn/system/2016/03/17/028135417.shtml.

  

最新公告